彰善引风气,中国方志馆记录历史传承文明

2019-09-26 08:21栏目:科技产品中心
TAG:

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文化形式,中国编修地方志书的历史十分悠久,方志馆则是传承这一民族文化传统的重要平台。从古时的史馆、翰林院、图志局、一统志馆,到近现代的通志局、地志博物馆和当代的方志馆等等,都为地方志事业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它们不仅是记录民族文化传统的历史载体和展现中国悠久历史的现实平台,也是向世界展示中华民族文明和当代发展成就的重要舞台。

内容摘要:作为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地方志的编修历史悠久,薪尽火传。

客观记录民族传统的历史载体

关键词:地方志;方志学;学科;编纂;研究;冀祥德;牛润珍;主持人;文化;发展规划

中国方志馆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繁杂到专业、从融合到分立的漫长过程:西汉时已设兰台、东观等作为宫中文献秘籍收藏之处,北魏、北齐时期设有修史局、史阁、史馆等专业机构,隋唐时期中国官修史志制度得以正式确立。建于北宋的九域图志局系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官方修志机构,元代依托翰林院、国史院开中国“一统志”编修先河,明景泰年间朝廷专设“一统志馆”,清代从上到下通过专设一统志馆、通志局等机构,极大推进了方志馆建设事业。民国虽系“乱世修志”,但也建有20多家省级通志局,方志馆建设事业在艰难时局中仍得到一定发展。

作者简介:

中国方志馆的产生发展具有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条件。从形式上看,从两汉、南北朝时期“图”“志”一体到宋代志书的独立定型,是方志馆得以产生的客观前提;从运行机制看,长期“史”“志”合一、机构融合互通的运行方式,是方志馆之所以能依托成立并逐步成熟分立的重要条件;从管理制度看,志书从初期的私撰为主到后期的官修垄断,是方志馆发展的关键因素。起初由于受“史志同源”、“史志合一”的历史渊源影响和各方面客观条件的限制,史、志机构相互交叉融合的现象十分普遍,后期则逐步分离,方志馆事业也得以不断发展并日趋规范。

  主持人

还应看到,正因专业方志馆出现时间较晚,在相当一个历史时期和相当程度上,从古代的史馆、翰林院等官方机构甚至藏书楼、书院等民间专业机构,到始于近现代的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等场馆,通过内设方志馆、收藏展示志书文献等方式,都直接或间接地承担了方志馆的功能,因而既为方志馆的建设发展提供了重要借鉴,同时也为中国方志馆发展史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光明日报记者 户华为

真实展现中国悠久历史的现实平台

  特邀嘉宾

尽管自古至今的图志局、一统志馆、通志局等相关机构为方志馆事业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但它们大多限于收藏、编纂等传统功能,因而与当代新型方志馆仍有较大区别,始建于新中国并不断得以发展完善的综合地情馆才是当代方志馆事业发展的主流模式和主导趋势。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冀祥德

20世纪50年代初,以分别展示自然历史、社会经济、历史文化等为主要内容的苏联阿穆尔州等地的“地志博物馆”引起了我国文博界的广泛关注,1951年10月,文化部发文明确提出“各大行政区或省、市博物馆,应当是地方性的和综合性的。即以当地的‘自然富源’、‘民主建设’、‘历史发展’三部分为陈列内容”。1953年,文化部还以山东博物馆为试点,调集全国十几个省市的专业人员,在郭沫若、吴晗、范文澜等史学专家直接指导下,协助筹建了新中国第一家“地志博物馆”。山东地志博物馆开馆后,在全国引起热烈反响,拉开了成规模建设地志博物馆的热潮。一年后,在全国已建成的73个博物馆中,地志博物馆就有31个。此后,文化部还多次召开会议进行部署,以综合地情为主要内容和特点的地志博物馆,实际上是当代新型方志馆的重要源头。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牛润珍

改革开放后,伴随着全国第一轮大规模的修志工作,中国的方志馆建设事业开始加速发展。1990年初,浙江方志馆成立,新华社通稿称“我国第一家专门收集社会主义时期第一代方志的方志馆最近在浙江省建立”。以此为标志,拉开了新时期全国各地方志馆的建设热潮。武汉、上海、广州、苏州、湖南、湖北等地的方志馆相继竣工开馆。但此时各地所建方志馆,大多仍以收藏志书为主,同时兼及编纂、办公、展示等功能,总体上看仍属于从传统向现代转型时期。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邱新立

进入21世纪以来,伴随着全国地方志事业和各地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以国家方志馆和相继建成开放的山东、江苏、江西、广西、北京等地的方志馆为标志,无论从内涵到外延,还是从展陈格局到运用手段,方志馆都发生了实质性变化。各地的当代新型方志馆普遍呈现出以下特点:“史”,包括一地的历史总情、分类介绍和有关方面的专题史等;“情”,包括当地综合地情、所辖区域地情和专题性地情等;“志”,包括历代志界名人、历代方志机构变迁、历代修志成果和当代地方志事业发展成就等;“人”,即各地历代名人事迹展示;“物”,即历代特别是当代具有特殊意义的物品、产品等。与传统方志馆相比,其规模相对更大,内容功能更丰富,手段也更具现代化,因而构成了各地当代新型方志馆的主流模式。方志馆也普遍成为展示各地发展历史和现实成就、展现当地人民群众实现中国梦的现实平台。

  编者按

与时俱进传承中华文明的宽广舞台

  “国有史,郡有志,家有谱。”作为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地方志的编修历史悠久,薪尽火传。当前,地方志工作取得巨大成就,形成以修志编鉴为主业、各项工作协调开展的事业新格局。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为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作出顶层设计,开启了依法修志的新征程。

目前,中国的方志馆建设方兴未艾,事业日趋繁荣。按照党的十八大“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战略目标,方志馆既是记录民族文化传统的历史载体,也是展现中国梦想的现实平台,还应成为弘扬传统文化、传承中华文明的宽广舞台,这就需要不断创新理念、不断更新平台、不断实现超越。

  如何使这一古老、优秀的文化传统得以继承和发扬?如何强化方志理论研究,构建方志学学科体系?我们特邀请三位方志专家就此发表见解。

一方面,方志馆业界要眼睛向内,清醒认识并勇于应对面临的各种冲击挑战。虽然与传统形式相比,以展示综合地情为主要形式的当代新型方志馆具有明显优势,但面对以互联网为载体的日新月异的现代化传播形式的严峻挑战,面对层出不穷、星罗棋布的图书馆、博物馆等各类文化场馆的同质竞争,方志馆同样有较多不足,因而不能固步自封,而应与时俱进,如通过建设“数字方志馆”等新兴业态以扬长避短,通过独特的规划设计、对外开放和内部管理等举措,在与其他场馆差异竞争中实现优势互补,这应成为促进方志馆事业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一、盛世修志,志载盛世

另一方面,各地的方志馆还要眼睛向外,善于开拓视野。由于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文化形式,作为展示这种文化传统的专业平台,遵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的明确要求,方志馆还应承担传播民族文化传统的特殊重任。例如,目前国际文化界对地方志这种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形式兴趣日益浓厚,同时由于种种原因我国有大量方志文献长期流落海外,如何把“走出去”传播和“传回来”传承两种手段有机结合起来,更好地向世界传播中国的方志文化、传统文明和现实发展成就,方志馆显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重要舞台。在此意义上看,中国的方志馆事业既方兴未艾,更任重道远。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中国素有“隔代修史,当代修志”的优良传统,请谈谈古代是如何形成这一传统的?作为一个古老传统,地方志这种“一方之全史”在新的历史时期,能够发挥哪些重要作用?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方志馆研究”负责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牛润珍:梁启超曾指出:“最古之史,实为方志。”修志在我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西周时期即编有“邦国之志”“四方之志”,开启了修志先河,并岀现了“方志”一词。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多编有《春秋》一类的编年史,还有《禹贡》《山海经》等记述各州地理、物产、贡赋及神话的典籍,在内容与编纂体例上为后世地方志所效仿。秦汉编有很多“计书”,魏晋南北朝涌现岀大量“地记”,隋唐五代至北宋“图经”编纂制度化。北宋后期特别是南宋,“图经”演为地方志,历元、明、清,地方志编纂常态化、普及化,而且志书种类越来越多,一统志、通志、府州县志、村镇志、山川志、书院志、寺观志、井场志等,各呈异彩。民国时期,地方志开始由传统向近代转型,内容偏重物质、经济、社会,编纂体例趋于科学。新中国成立后,地方志发展进入一个新时期,志书资料性、地方性、时代性、科学性、思想性、学术性等特点不断彰显。

  邱新立:“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地方志受到历代统治者和士人的重视,几千年来,方志体例由单一而趋综合,记述内容由单一地理沿革而融入人文,体例不断完善,记述内容不断丰富,管理不断系统规范。据不完全统计,仅流传下来的历代方志就有8000多种、10余万卷,约占现存古籍的十分之一,这是我国历史文化遗产中的宝贵财富。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地方志编修工作,使盛世修志的优秀文化传统得以继承和发扬。地方志工作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重要事业,在我国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首先,地方志工作有助于著录当代、传承历史,翔实记录党领导全国人民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奋斗历程、光辉成就。其次,地方志工作有助于汲取有益历史经验,提高科学执政水平。再次,地方志工作有助于保存民族记忆、传承民族文化,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

  冀祥德:的确,我国古代编修地方志的传统可谓源远流长,薪尽火传。“历代先贤圣哲通过修史修志,以文字记述为主要形式,传承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方志这一中国独有民族文化的传承不辍与历久弥新,体现了中华文化之博大精深。自20世纪80年代初,各地大规模重启地方志编纂工作,迄今为止,首轮修志已全面完成,第二轮修志也进入关键时期。

  经过不断积累,地方志存史、资政、育人的社会功能日益凸显。特别是近几年来,各级地方志工作机构通过不断创新服务手段,紧紧围绕党委政府中心任务拓展地方志功能,取得了非常突出的成绩。比如通过方志智库为经济社会发展献计献策;通过志鉴、地情报告为党委政府领导决策提供参考;通过编纂志鉴记载中国改革开放历程,以及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进程;通过网络、数据库为社会公众提供地情信息与咨询服务;通过进社区、进学校、进部队推广地方志成果。我们相信,地方志事业作为国家战略在文化领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在新的历史时期,应该也能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方志文化还将在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由9992019银河国际点击部发布于科技产品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彰善引风气,中国方志馆记录历史传承文明